您當前位置:廣東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歷史類 >> 瀏覽文章
試析技術創新主體論:哲學視野下的技術創新研究
發布日期:2012/5/28 9:45:41 來源:廣東自考網 閱讀: 【字體:

  [論文摘要]國內學者主要從經濟學、管理學、社會學等學科對技術創新進行研究。李兆友教授的著作《技術創新論一哲.學視野中的技術創新》,站在哲學的高度,從全新視角解讀技術創新,開創了國內技術創新哲學系統研究的先例,并為其他研究者提供了從話語、范圍到方法在內的一整套研究范式。筆者確信,在李教授及其著作的引導下,將會有愈來愈多的學者站在哲學的高度來全面把握技術創新,技術創新哲學也定將取得應有的發展。

  技術創新理論成為一個獨立的研究領域肇始于熊彼特1912年出版的《經濟發展理論》一。在該書中,熊彼特論證了創新是經濟發展的核心力量,是建立一種新的生產函數,把一種前所未有的關于生產要素和生產條件的新組合引入生產體系。他還根據創新對利息、利潤、經濟周期等經濟學基本概念、基本現象進行了重新的界定。由于美國經濟在20世紀50年代的快速發展無法用傳統的資本、勞動力因素來解釋,人們開始相信技術進步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再加上研究開發方面公共投資的意義相繼得到證明,加深了人們對技術創新的經濟意義的共識。于是,技術創新理論也就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之一。在當今,技術創新成為現代經濟增長的最主要動力,因為科學技術是“歷史的有力的杠桿”,是“一種在歷史上起著推動作用的、革命的力量”。正是由于技術創新在現代社會和經濟發展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以及人們對技術創新重要性的認識愈來愈強,關于技術創新的研究越來越成為學術研究中的熱點之一,它已經成為一個涉及經濟學、管理學、社會學等多學科領域的研究課題。
  一、技術創新研究的幾個主要視角
  我國對技術創新理論的研究相對較晚。在1973-1974年間,北京大學經濟系的內部刊物《國外經濟學動態》上,有專文介紹了熊彼特的創新理論。1981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的《國外經濟學講座》一書,再次介紹了熊彼特的創新理論以及熊彼特以后創新理論的發展。在此之后,國內一些學者開始陸續介紹國外創新研究的成果,如翻譯出版了《現代國外經濟學論文選)(第10輯)(商務印書館1986年)、熊彼特的《經濟發展理論》(商務印書館1990年)、《國外技術創新研究系列報告》(《國外科技政策與管理》1991年第1期)等。
  從經濟學的視角看,技術創新就是在企業“建立一種新的生產函數”,即企業的技術條件或水平發生了變化,并且這種變化的結果將帶來經濟效益,因而技術創新的結果,首先將直接影響成本、價格與利潤。我國對于技術創新的經濟學研究起步較晚,直到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北京大學經濟系厲以寧教授為代表的經濟學家才開始逐漸地從介紹西方的技術創新模型到形成自己獨特的技術創新理論。由于技術創新理論本身就是來自于西方的經濟學理論,所以各位經濟學家在對于技術創新這個經濟現象進行研究時,就必然會或多或少地運用西方經濟學原理,形成了各有特色的技術創新理論。這其中包括各種概念的界定、技術創新過程的分析、結果衡量等等一系列的分析和研究。
  從管理學的視角來看,技術創新是企業家抓住市場潛在的盈利機會,重新組合生產條件、要素和組織,從而建立效能更強、效率更高和生產費用更低的生產經營系統的活動過程。目前技術創新管理學研究成果主要有兩個類別:一是從理論的角度進行研究,如技術創新的機制研究、政策研究、過程研究、環境研究等等;二是從實證的角度來研究技術創新,主要是通過成功企業的案例研究,為理論研究提供支持依據,為其他企業提供參考模型。
  從社會學的視角出發,技術創新是由創新主體即企業所啟動和實踐的,以成功的市場開拓和提高市場競爭力為目標導向,以新技術設想的引人為起點,經過創新決策的研究與開發、技術轉化和技術擴散等環節,從而在高層次上實現技術和各種生產要素的重新組合及其社會化和社會整合,并最終達到改變創新主體的經濟地位和社會地位的目的的社會行動。
  二、《技術創新論》:從哲學的視角研究技術創新的有益嘗試
  李兆友教授的著作《技術創新論一哲學視野中的技術創新)(以下簡稱《技術創新論》)(遼寧人民出版社2004年12月出版)是從哲學的視角研究技術創新的一種有益嘗試。該書是作者近幾年來對技術創新哲學進行思考的一個歸納,共分五章來展開敘述。第一章是緒論,作者總結了技術創新研究的多重視角,說明了技術創新對當代社會的意義以及技術創新哲學研究的意義。作者指出,由于技術創新理論本身來自于西方的經濟學理論,并且由于技術創新具有很強的實踐性,因而我國技術創新研究主要是從經濟學、管理學和較少的社會學層面展開的,哲學層面的研究目前則是處于技術創新研究的邊緣。不過,他對技術創新的哲學研究的興起持樂觀態度,因為,技術創新中確實包含令人感興趣的哲學問題。從哲學視野反思技術創新,就是要對各有差異的技術創新實踐中遇到的帶有普遍性的問題進行理性的思考,從中揭示技術創新的本質規定,揭示技術創新的基本特征,揭示影響和制約技術創新活動的根本因素,以便為技術創新實踐及其理論研究提供方法論指導。
  第二章是技術創新本質論,作者從熊彼特、馬克思、江澤民對技術創新的經典論述出發,闡明了技術創新的特點,揭示了技術發明和技術創新的區別,并給出了技術創新的哲學本質。
為了更好地理解技術創新的本質,作者對技術創新的基本特點加以總結為:
(1)歷史性
(2)不確定性
(3)創造性
(4)過程性
(5)協同性。
對于技術發明和技術創新的區別,作者提出,熊彼特最早對“發明”與“創新”進行了區分,借用日本學者森谷正規的話就是,技術創新不是技術發明,確切地說,它是通過技術進行的革新(即創新),技術本身無須發生革命性的改變。在總結學術界對于技術創新的各種研究之后,作者從哲學的角度把握了技術創新的本質:(1)技術創新是主體參與的特殊的社會實踐活動過程。(2)技術創新是創新主體的創新認知與創新實踐相互作用的動態過程(3)技術創新是創新主體的對象化活動過程。
  第三章是技術創新活動論,作者探討了技術創新從創新決策,到創新研究開發、生產技術創新、市場創新、管理創新的活動特點,說明技術創新的非線性作用機制和技術創新各階段協同作用的必要性。現實的技術創新過程,就是作為行為者的創新主體依一定的中介作用于作為行為對象的創新客體而使創新主體與創新客體同時發生改變的過程:創新主體把創新客體的特征、本質和規律轉化為自身的知識、技能等本質力量,完成“人的自然化”,而創新客體則按照人的目的和本質力量對象化的過程被改造為適合主體需要的創新結果,變成“自然的人化”。作者指出,技術創新決策就是作為決策主體的企業家面對實然創新客體作出選擇,從而形成技術創新活動方案的過程;創新R&D是從無形技術到實體產品的過程,是創新決策方案的第一個物化環節;生產技術創新則是從一品技術到多品技術的過程,標志著技術創新從技術的認知與實踐過程,進入到技術與經濟相結合的認知與實踐過程;市場創新則是從創新產品到創新商品的過程,即把創新產品變成消費者滿意的創新商品;管理創新則是培育積極向上的價值觀的過程。作者在分析了技術創新活動的各個階段的特征后,指出技術創新活動并不是一個完全線性的過程,相反,創新常常被認為是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過程,并且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反饋回路在起作用。
 第四章是技術創新能力論,作者從剖析技術創新的能力系統結構人手,提出提高企業的研究開發能力、設計能力、生產制造能力、市場營銷能力以及創新管理能力的具體措施。第五章是技術創新條件論,探討推動技術創新的外部環境或條件,如制度創新、知識產權制度的建立、國家創新系統的建立、健全的研究開發和設計制度以及文化創新。由于篇幅的限制,在此不一一加以詳細介紹。
  總的說來,作者站在哲學的高度,從全新視角解讀技術創新活動,在論述時旁征博引,與主題相關的學術成果都盡可能地收集和引用,在空間和時間上都有所覆蓋,對于受眾而言,《技術創新論》提供了一個了解技術創新學術界信息的好機會。閱讀本書,讀者會感受到其獨特的研究視角,新穎的內容,豐富的資料,龐大的信息量,引人深思的見解,盡管對于從哲學的視角來解讀技術創新活動,讀者可能見地各異,但可以肯定的是,《技術創新論》確實給我們提供了一個解讀技術創新活動的全新視界,毫無疑問將對學界產生深遠的影響。
  三、《技術創新論》與技術創新哲學研究的興起
  技術哲學(技術創新哲學是其中之一)本來就是一個較新的哲學分支學科。技術很晚才進入西方哲學的視野。究其根源,這與西方哲學的“理論”取向有關。“哲學一科學”史從蘇格拉底一亞里士多德以來,一直以理論活動為主要研究對象,而對實踐活動則不予重視。技術創新活動一向被看成知識貧乏的實踐活動,因而被認為不值得哲學研究。到了今天,即使有人考慮到現代技術的巨大影響,但也認為這種影響主要來自現代科學的運用,現代技術工程被看作“應用科學”,對技術及技術創新的哲學反思通常是科學哲學的附屬產品。因此,盡管技術(及技術創新)與人類同時產生,甚至人類漫長的歷史是由它來標識的(石器、鐵器等),技術及技術創新對歷史發展也有巨大影響,但技術及技術創新向來沒有進入哲學思考的核心。不過,夏保華教授認為,在技術創新中,大量存在的、迫切需要解決的雖然是經濟學與管理學的問題。但是,在技術創新中,也包含了靠窮根究底的思考來解決的哲理性問題。他列舉了八組技術創新的哲理性問題,包括:關于技術創新本質的問題,關于技術創新客體的問題,關于技術創新活動的問題,關于技術創新主體的問題,關于技術創新動機的問題,關于技術創新知識的問題,關于技術創新條件的問題,關于技術創新方法的問題。他還特別提出,解決諸如此類的問題需要用哲學的知識、觀點和方法,而且不是短期能徹底解決的。為此,他呼吁科技哲學界應著力進行技術創新的哲學研究,以“面向文本”、“面向現實”和“面向自我”的“三個面向”為基礎,為發展一門技術創新哲學而努力。技術創新哲學的興起,本質上反映著技術創新對哲學發展的影響。我們不能指望從最普遍的哲學或“元哲學”的發展中派生出技術創新哲學,而是要從技術創新研究和實踐中提出的問題引導出技術創新哲學;同樣,也不是技術創新研究需要有哲學轉向,而是哲學研究需要有技術創新的轉向。這樣才能顯示出哲學關注時代變遷,作為時代精神精華的特征。
  可以說,李兆友教授的著作《技術創新論》是對技術創新哲學研究質疑的積極響應與大膽嘗試,并且取得出乎意料的成功。其著作及其后續研究最大的成功在于開創了國內技術創新哲學系統研究的先例并為其他研究者提供了從話語、范圍到方法在內的一整套研究范式。在此之前,從哲學視角對技術創新進行研究,一直處于零散、瑣碎的狀態之中,人們的觀點與看法也不盡相同,更談不上有完善的研究體系,這也是技術創新哲學作為一門學科遲遲未建立的原因所在。比如就研究范圍而言,李兆友教授就指出,就當前從哲學視角研究技術創新來說,至少可以做如下的工作:從主體的觀點研究技術創新,側重于從主客關系角度分析技術創新過程;從認識論角度研究,側重于技術創新知識的積累、獲得和技術創新能力的培養、提高;從價值論角度研究,側重于技術創新的價值維度,分析技術創新這一價值創造的實踐過程,還可以具體分析創新不同階段的價值創造特點;從辯證法角度,研究技術創新同其他諸如制度創新、知識創新的互動,從而拓展技術創新的環境因素的范圍;從歷史觀的角度,研究技術創新如何推動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的發展,把技術創新的研究放在歷史的坐標中,探討技術創新的歷史性,從哲學高度預測未來技術創新的發展趨勢,等等。
  哲學是時代精神的精華,哲學學科的生命力取決于它與現實的聯系程度,取決于它是否有助于分析當代經濟社會發展的現實問題。技術創新哲學研究,一方面,能進一步深化技術哲學研究的內涵與外延,從理論上豐富技術哲學體系,同時也找到了技術哲學走向現實的中介,有利于實現技術哲學研究的現實意義。另一方面,技術創新哲學研究,也能為其它領域的技術創新研究提供指導。站在哲學的角度看,技術創新的哲學研究,也反映了技術創新對哲學發展的影響,反映了哲學研究“需要有技術創新的轉向”這樣一個帶根本性的問題。技術創新的哲學研究,在理論上推動了哲學新學科的發展,同時也為哲學研究走出象牙塔找到了一條理想的途徑。可以肯定的是,在《技術創新論》開創的研究范式的引導下,愈來愈多關注技術創新研究的學者將不再僅僅局限于原有學科的研究視角,而是試圖站在哲學的高度來全面把握技術創新,技術創新哲學也必定成為一門“有著遠大未來的學科”。

相關“試析技術創新主體論:哲學視野下的技術創新研究”的文章

廣東自考便捷服務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